万古神帝|第2430章 二十年

推荐阅读:、弃妇难追之宠妻入骨荒岛求生之恋上大小姐鬼医难宠唇诺1+2雏凤归重生之我要当学霸我的室友总撩我妖王的心尖宠妃818那位掉在我家阳台上的凤大爷还你六十年[娱乐圈]爱在未被搁浅时一步之遥[星际][GL][快穿]被女配逆袭之后寒门枭士随身带着女神皇
  青盛大圣略微怔了一下,直摇头:“不行的……不行……会出大乱子……”

  “战神没有直接将家主的位置交给你,而是让你做代理家主,很可能,就是在考验你的能力。血绝家族这个家,太大了,需要一个强势果决的人物,才撑得起。舅舅继续这么优柔寡断,怕是会让战神失望。战神喜欢什么样的人,舅舅难道不知?”张若尘道。

  青盛大圣的双眼眯了起来,心中早已意动。

  张若尘给他最后一击,道:“舅舅若是将冰王星的领地和产业封赐给我,我愿意拿出一百枚王品圣意丹和一千五百枚顶级天品圣意丹。”

  “嘶!”

  青盛大圣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小子手中的圣意丹,还真不少。

  先前果然没说实话。

  “我是家主,不接受贿赂。”

  “是卖给家族,哪里是贿赂?”

  说话间,张若尘已将两千枚圣意丹全部倒出来,若霞气腾腾的明珠一般,环绕在青盛大圣的四周。

  青盛大圣大袖一卷,将所有圣意丹全部收起,脸色凝肃,低声道:“冰王星上的利益惊人,即便我以家主的身份,将冰王星上的产业封赐给你也没用,猊宣氏不可能放手。”

  “她不放手,那就强夺。我现在要的,只是一个名正言顺。”张若尘道。

  “强夺,必定开战,开战就要流血。”

  “自古成事者,哪有不流血的?”

  青盛大圣的手指,摸了摸下巴,觉得张若尘说得没错,想要真正成为血绝家族的家主,的确应该打一场硬仗。

  只有斗垮猊宣氏,血绝家族内部的诸强,才能真正服他。

  那些依附于血绝家族的势力,才会真正将他当成家主,而不是继续听命于猊宣氏。

  张若尘刚刚夺取了狩天之战的第一,正是气势如虹之时,由他出面与猊宣氏正面对抗,家族内部应该没有人敢说什么。

  况且,青盛大圣还在思考,张若尘敢打冰王星和猊宣氏的主意,背后是不是血后和冥王授意。

  冰王星,八级星球。

  在天庭,八级星球就是一座小型大世界的规模。

  更何况,冰王星的位置特殊,拿下它,等于是拿下地狱界边缘地带和中心地带的一条独立通道,在关键时刻,可以派上大用,绝对是兵家必争之地。

  况且,瑜皇要去冰王星找人,总得有一个由头吧?

  “二千枚圣意丹,三千五百枚神石。”

  青盛大圣从一只空间戒指中,将神石取出。

  一块块神石,散发出刺目神光,蕴含强大的能量波动,像是燃烧着的陨石,被张若尘全部收了起来。

  “我需要一枚可以代表血绝家族的令牌。”张若尘道。

  青盛大圣若有所思的问道:“意欲何为?”

  “我打算派遣一位强者,先一步前往冰王星。有些准备,必须提前进行。”说着这话的时候,张若尘的目光,向瑜皇的方向盯了盯。

  “行,一块令牌而已。”

  这场争斗,青盛大圣其实没有抱希望。

  猊宣氏的势力太强大,即便他和张若尘联手,依旧差了一大截。

  但是,这一战必须得打。

  战神最不喜欢,未战先怯的人。

  就算打输了,至少他敢于一战,或许还能让战神对他刮目相看。受处罚,总比不受重视好一些。

  青盛大圣离开后,张若尘开启日晷。

  在日晷中修炼的,除了张若尘、瑜皇,还有潋曦、周禛、翃、申屠云空,宁外还有一直跟随张若尘的剑皇、石皇、魔音。

  在狩天战场上,食圣花结出的第四枚果实已经成熟。

  第四枚果实,是它的“法身”。

  魔音将其吞服和吸收,修为将会再次大幅度增长,正是如此,才会从张若尘的体内脱离出来,独立修炼。

  在狩天战场上,被张若尘收服镇压的武无极等人,在战斗结束后,便是放逐离开。

  唯独只有大森罗皇,怎么赶都赶不走,一直死皮赖脸的留在了瀚海庄园。见张若尘开启日晷,他也跑出来,一屁股坐到张若尘旁边,修炼了起来。

  最让张若尘无语的是,大森罗皇的父神,根本没有来接他回去的意思。也不知是因为,觉得他太过丢人,已经放弃了他,还是别有目的。

  张若尘没有进入七星帝宫修炼。

  与修辰天神一战的时候,日晷已有复苏的迹象,看似覆盖的范围,只有两百丈。可是,内空间远不止两百丈的七星帝宫,也能被日晷完全覆盖。

  只不过,覆盖的空间越广,日晷消耗的神石越多。

  张若尘做过实验,他进入七星帝宫之后,日晷消耗神石的速度,达到平时的两倍。而他进入紫金葫芦后,日晷消耗神石的速度,更是达到十五倍之多。

  他若是不进入七星帝宫和紫金葫芦,即便这两件具有内空间的器皿放置在日晷的两百丈之内,日晷对神石的消耗,也不会出现变化。

  七星帝宫和紫金葫芦内部的时间流速,依旧正常。

  张若尘对日晷的认知还很少,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猜测,应该是他和日晷产生某种特殊的联系。所以,他进入某个特殊的空间,日晷产生的时间印记,才会穿过空间壁,进入那座空间。

  ……

  在日晷中,花费半年时间,张若尘才将侵入体内的黑暗力量炼化,伤势随即痊愈。

  暗黑星蕴含的力量太可怕,这次,可谓是张若尘疗伤最久的一次。

  伤势痊愈,张若尘并没有急着前往命运神殿,而是继续修炼,准备将焱神腿蕴含的火焰神纹尽数炼化。

  现在仅仅只是炼化了两千多万道火焰神纹,焱神腿的威力,已经可以和至尊圣器硬碰硬。

  若是将一亿道火焰神纹全部炼化和掌握,一腿之威,得强大到何等地步?

  更何况,不将火焰神纹尽数炼化和掌握,终究是一个隐患。

  ……

  时间飞逝,二十年过去。

  焱神腿中的火焰神纹炼化掌握了八千万道,张若尘左腿的力量强度,再次达到难以控制的地步。即便不刻意催动,腿部神火也在燃烧。

  微微踩脚,整条腿便是陷入地底。

  又一次,变成瘸子。

  张若尘并没有因此沮丧,反而兴奋得很,能够感知到左腿蕴含的恐怖威能,一脚踩出,似能踏破一片山河。

  二十年来,张若尘体内的圣道规则数量增至一百三十亿道,挣断枷锁数量达到七十六道。

  精神力依旧停留在六十五阶,似乎达到了瓶颈,即便吞服了不少圣丹,依旧没有太大提升。

  “哗啦。”

  张若尘激发出火神铠甲,包裹全身,利用铠甲的力量,将左腿中不断外溢的神火控制在铠甲内部,随即闭上双眼,梳理有些麻木、混乱、模糊的意识。

  一个人闭关太久,思维和意识都会出现问题。

  就像一个凡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数十天,或者数百天,不与任何接触,时间长了之后,必定会崩溃,甚至精神错乱。

  当然,以张若尘现在的精神力强度,二十年闭关修炼,还不至于出现大问题。

  很多修士,闭关太久,甚至会出现分不清现实世界和内心世界的状况。或者,忘记了现实世界的规则、形态、情感,必须要强制性把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融入进红尘,生活一世,才能恢复过来。

  意为“红尘洗心,寻找真我”。

  张若尘将装放神尸的铜棺取出,打开棺盖,查看噬神虫的变化。

  铜棺中,装有半具神尸,乃是张若尘花费十八万枚神石的天价,从星海世界拍买而来。

  即便半具神尸,也长达两千多里。

  当初,张若尘将大批噬神虫,投放到神尸上。虽然,其中绝大多数都被神尸蕴含的神毒毒死,可是依旧有一些活了下来。

  张若尘对这些活下来的噬神虫,抱有极大的期望,打算用它们对付万死一生境,甚至无上境大圣。

  神尸上的噬神虫,依旧在沉睡,一动不动。

  但也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这些虫子的表面,浮现出一层青色的毒茧。

  毒茧并不厚,呈半透明状,像是一个个水泡。

  张若尘眉头一皱,自言自语:“实在不行,引动日晷的力量,或许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它们醒过来。”

  张若尘现在手中神石大把,不怕消耗,心中跃跃欲试。

  身后,脚步声响起。

  带来一股淡淡的香风。

  “这半具神尸,残留的神魂魂雾,既可以用来炼制次神魂丹,可以用来培养为你抬七星帝宫的十八尊六劫鬼王。它们中,若是有三五个,能够渡过第七次鬼劫,便是大赚。”瑜皇道。

  渡过第七次鬼劫的鬼修,便可封为鬼君,修为堪比大圣。

  张若尘问道:“你的伤势痊愈了?”

  “嗯。”瑜皇道。

  “多久能够突破到千问境?”

  “我虽然是百枷境大圆满的修为,可是,积累尚浅,远不上阎皇图他们,连一种千问级圣术都不曾修炼成功,离千问境还差得远呢!”瑜皇身上的傲气少了一些,大胆承认自己与顶尖天骄的差距。

  张若尘道:“若有日晷相助,你觉得,花费多长时间,可以突破到千问境。”

  “没那么容易的,要冲击千问境,必须先衍化自己的道。这一步非常关键,不是修炼的时间多,就能成功。在不死血族,凡是有门路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在冲击千问境之前,都会去往不死神殿一趟。据说,只有去过不死神殿,不死血族的大圣,才能衍化出最完美的道。但是,有资格进入不死神殿的大圣,却是少之又少。”瑜皇道。

  张若尘笑了笑,道:“此次狩天之战,你为不死血族立下奇功,不死神殿岂会不给你修炼名额?”

  “这是自然。”

  瑜皇那张冷若冰霜的脸蛋上,也浮现出笑容。

  张若尘手臂轻轻一挥,七星理莲飞了出去,悬浮到瑜皇面前,缓缓的旋转。

  瑜皇脸上笑容凝固,盯着比什么花朵都更加美丽的黑色莲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亲近感,可是,终究没有伸手去接。

  她知道,张若尘之所以在狩天战场上,将七星理莲交给她执掌,是因为身边无人可用,不得不那么做。

  可是现在,她看得出,魔音、剑皇、石皇都是非常厉害的大圣,张若尘身边高手如云。

  更何况,败给阎皇图的时候,她已失去七星理莲,哪里还敢奢望继续执掌这件至尊圣器。

  “还愣着干什么,收下吧!”张若尘道。

  瑜皇没有矫情,面对一件至尊圣器更加没必要推拒,立即将七星理莲收了起来。

  “我现在就去命运神殿修炼,百日之后,出发前往冰王星。”

  “我随你一起去。”

  进入命运神殿修炼的机会难得,张若尘对命运之道了解甚少,当然十分珍惜这一百天时间。

  ……

  血后走进血绝战神的神境世界,脚下踩着一圈圈水纹涟漪,虚空中,倒影出修长柔美的身姿。

  “杀死风后的那位神灵,找到了吗?”血后问道。

  血绝战神摇头,道:“神尊推测,刺客必定是命运神殿内部的神灵,所以杀人之后,可以瞒天过海。”

  “留守命运神殿的神灵,应该不多吧,总能将他排查出来。”血后道。

  血绝战神道:“命运神殿内部三司十二宫相互之间关系微妙,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即便是神尊,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此事还万万不能声张。说吧,你来找我,是为何事?”

  血后平静自若,道:“阎无神已死,我想去将昆仑接回来。”

  血绝战神道:“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没有这个必要?战神是觉得,他身上没有血绝家族的血脉,没有必要因为他,与阎罗族起冲突?”血后道。

  血绝战神的声音一沉,道:“怎么和你父亲说话的?”

  血后侧倚身姿,不看血绝战神那张冷肃的脸,道:“尘儿肯来地狱界,就是因为孔乐和昆仑,我不想伤他的心。阎无神一死,就算阎罗族不趁机报复,恐怕也不会让昆仑好过。我来这里,只是给你说一声,无论你同不同意,我都得去。”

  “站住。”

  血绝战神站起身,身躯威武而又傲然,道:“你真当你父亲是那么无情之人?张若尘来见过我,没有跟我提这件事。”

  “那是因为,他不好开口。”血后背着身体,如此说道。

  血绝战神道:“我不这么想,我认为,他是想自己出手。”

  “他自己出手?”

  血后眉头一掀,略有所感。

  血绝战神道:“神灵最好少插手俗世之事,我信得过五清宗,他并非心胸狭隘之辈。如果我是他,身边有张昆仑这么一个少年天才,多花心思培养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欺凌他。况且,阎无神未必就真的陨落了,那一战,他们两个谁成全谁,还不一定呢!”

  “阎无神不是已经神形俱灭?”血后露出惊讶之色。

  血绝战神重新坐下,高深莫测的笑道:“丫头,你刚刚成神不久,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幼崽招领处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金牌编剧(未来)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儿子你还要吗泰迪逆袭指南[重生]皇子难伺候(重生)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离婚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