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956】真假信息

推荐阅读:、影帝无孔不入婚深入骨我真不是万人迷公子变败家子我在地狱等你香江大亨煮夫快上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血族尘微如何饲养一只蠢狼最佳老公小狼罗伯[希腊神话]818哈迪斯背后的那个男人宠妃养成实录(重生)明星之追逐
  乌云低垂,青丘山附近地区的夜空下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驿馆四周和院中的草木,在风雨下剧烈的左摇右摆着,不少的树叶和一些小一点的树枝,在风雨的摧残下落了地。

  那个可伶的青丘狐国鬼探,在这冰冷的暴风雨中,继续盯着下方长琴所住的屋中。却什么新奇的都没有看不到,也没有听到什么新奇的情报。

  那屋中床上的长琴,早已在被褥中流淌的温暖下熟睡,真正的是鼾声大作。

  他这一旦熟睡就呼噜声不断的毛病是从小就有的,时过境迁,他从祝融国的太子到了九幽国的官鬼以来,一直治不好。多少鬼医看了都无能为力,只能是开点药给他稍微调理一下。反正也没有什么大问题,长琴索性也懒得吃药了。

  而且他的妻子鬼倩儿为此也没有什么怨言,所以一旦熟睡就忍不住打鼾就打鼾吧,长琴随它去了。

  但是这个长琴看来也不是毛病的鼾声,此时此刻可苦了在屋顶监视着他的青丘狐国鬼探了。这风雨本来就冰冷,这鬼探已经因此生了困乏。现在又听着那长琴此起彼伏的鼾声,就更困了。

  好几次他都差点睡着了,但又在快要睡着时就猛然惊醒,继续一边紧盯着屋中的一切,一边盘算着时间的同时,希望换班的鬼探早些来。

  殊不知,青丘狐国的企图等等,已经被长琴默不作声的发回了九幽国中去了。

  至于九幽国那边,当然不可能马上传回消息来,长琴就安安心心的熟睡了。至于帮他暗递消息的菌人,也使出了遁地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长琴这间屋子。

  青丘狐国把大多数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长琴的身上,换来的也是徒劳无功。哪里知道长琴已经成功的麻痹了他们,还把真正的消息传回了九幽国中去。

  青丘狐国的鬼们都低估了九幽国鬼官的实力。在九幽国中,有能者居之是蕾吏们一直鞭策自己的信念。

  这驱使着长琴他们这些大多数的九幽国鬼官,不断的在做事实,不虚度混日子,业务能力自然不会很弱。

  除此之外,青丘狐国还低估了九幽国诸鬼的忠诚。

  不是九幽国中的诸鬼,都是像老二和于郎官,能被青丘狐国用重金所利诱。更多的九幽国鬼们都知道,在没有萧石竹和鬼母之前,他们例得是多么屈辱的日子。

  那种黑暗的日子里,几乎每一个鬼都没有尊严没有自由,甚至连家人都随时会朝不保夕,自己也无能为力。

  加上年年征战的疼苦,让这些鬼们不堪负重。

  但萧石竹改变了这一切,不但让他们自由让他们生活在安全安定的环境中,还让他们有了绝对的尊严和自豪。

  如今九幽国鬼们,行走在阴曹地府的十洲六海中,只要亮明自己的身份,多数的他鬼都不敢小视九幽国鬼。

  这些由萧石竹和鬼母给诸鬼带来的自豪和骄傲,让九幽国如今的诸鬼们,虽然有一部分曾经是萧石竹的敌人,但现在都会尽心尽力的去辅佐萧石竹。

  长琴自然也不例外。

  他就算能复国,可也做不到能成为萧石竹,给祝融一族带来安定和繁荣。

  这一次,青丘狐王和他的儿子狐清平,都打错了算盘。

  不止他们会在萧石竹的身上打错算盘,就连比他们父子更擅长阴谋阳谋的酆都大帝,也经常如此。

  十洲六海,能完全看懂萧石竹的鬼,怕只有他的妻子鬼母了。

  况且萧石竹还是一个从来不给对手,过早洞悉自己计划的人。他只会让自己的对手,看到结果。

  他的阴损和狠毒也是青丘狐王他们这些狐鬼,完全低估了的。

  从长琴到青丘狐国的那一刻开始,青丘狐国的寿命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外屋风雨依旧,屋中的长琴继续安安心心的呼呼大睡着。

  那屋顶上的探子浑身打颤几下,继续在屋顶上,死死地监视着屋中......

  阴月升起,行至中天。

  清澈明亮的阴月蓝光从玉阙城的天坑口洒了下来,形成一道蓝色的光幕,笼罩着就在坑口下的建筑。

  夜深人静,今夜的玉阙宫依旧宁静。

  月光下的殿堂楼阁之间,没了白天的匆忙和喧嚣。内庭之中,没处弥散的寂静之中透着安宁祥和。

  如此安静的环境下,就豢养在绝香苑中的奇珍异兽也都进入了梦乡之中。

  而楼中的萧石竹和鬼母却还没有入睡;鬼母坐在床榻上,盯着严严实实挡住了床榻这边高大屏风。

  在屏风前的远处,她的丈夫萧石竹正在给被急招入宫的林聪,交代着要发给长琴的消息。

  两个时辰之前,长琴发来的消息让已经入睡的萧石竹和鬼母从梦中惊醒,从那以后两鬼瞌睡全无,一直在思索对策。

  在此之前他们都知道青丘狐国暗地里有生了反心,并且付出了一些行动。但万万没想到,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拉拢长琴。

  好在长琴忠心不二,要不然萧石竹他们还真的毫无防备。

  但愤怒之下的萧石竹还是保持着几分冷静的。仔仔细细的耐心思索一番后,萧石竹觉得可以好好的谋划一下,顺水推舟把青丘狐国绕进来,继续迷惑青丘狐国,也好在雨季结束后打青丘狐国一个措手不及。

  萧石竹的目的和青丘狐王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在于萧石竹的设局更是高明,也更是狠毒。

  他不知要青丘狐国亡国,还要青丘狐王一族彻底的灭族。

  萧石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胆敢在背后对他插刀的鬼,只不过擅于隐忍,有时候只能暂且记下,却对这些叛徒从无什么以观后效。

  待到还债之日,萧石竹就会要他的对手加倍奉还的。

  鬼母隔着屏风侧耳倾听,听到了他的丈夫对林聪说道:“去告诉长琴,要他不要急于答应青丘狐王的暗示,但是也不要不答应对方。”。

  林聪很快会意,对萧石竹点头道:“诺。”。

  “提醒长琴,跟青丘狐王要一些合理的好处,比如活动资金,谋反资金。”眯着双眼的萧石竹,眼中迸射出冰冷森然的杀气。说罢之后,使劲咬了咬牙,同时把双手紧攥成拳。

  就算他拼尽全力的去制怒,也不可能表现得平静又无所谓。他只能让自己的怒火,不吞噬理智而已。

  林聪点头记下之后,萧石竹让他赶快去传信。

  林聪行了一礼退下后,门外的青岚和辰若关上了大门,也退下休息去了。

  萧石竹站定在原地,让自己稍微的冷静了一些后,才转身朝着床榻那边而去。

  鬼母见他走来,抬头一看,就见到萧石竹还是面色铁青,眼中怒火迸射。

  “放心吧,长琴会做好的。他对你还是很忠心的,也念及你帮他报了杀父之仇的恩情,肯定不会背叛你的。”鬼母说着此话,把手搭在了已经坐到了床沿上的丈夫双肩上去。

  坐在床沿上的萧石竹,气得吹须瞪眼,沉声骂道:“该死的青丘狐王,居然敢这么阴我?亏我之前还善待他和他的鬼国,真的是不知好歹。”。

  “有的鬼就是不知道感恩,青丘狐国的狐鬼最为明显。反正他们迟早会反,我倒是觉得早反比晚反好。”鬼母轻轻的拍了拍丈夫的肩膀,柔声道:“早反了我们也可以尽早实现全国统一,免得到时候东瀛洲中还有个国中国,那就更是寝食难安了。”。

  萧石竹怒哼一声脱去了鞋袜,转身躺倒了床上去。

  鬼母给他盖好了被子,也在他身边躺下,然后一个翻身,躺倒了萧石竹的怀里去。

  “你说的也对。”萧石竹直视的上方帐顶思忖了许久,怒火消退了不少:“到时候还要找借口去处理这个鬼国,不是太麻烦了吗?”。

  经过了鬼母的一番开导,萧石竹也是想通了一些。

  这时候鬼母轻声嗯了一声,又都对丈夫柔声说道:“再说了,你又不是今日才知道青丘狐王和狐国有反心的,别生那么大的气,把身子气坏了反而亲者痛仇者快了。”。

  “呵呵。”萧石竹笑了笑后,胸中怒气又消退了几分。

  “还是你的话中听。”很快,他微微侧身过去面朝鬼母,也抬手起来轻轻的刮了一下鬼母挺拔的精致小鼻子:“差点上了青丘狐王那老鬼的当,把自己给气病了。”。

  鬼母见他笑了,心情也愉悦了不少,趁热打铁,又说道:“不过你刚才让林聪去下的命令,有点矛盾啊。”。

  鬼母是有些好奇,但是她还是想要借此让萧石竹多转移一些注意力,免得萧石竹沉浸在愤怒之中,真的把自己给气病了。

  “怎么矛盾了?”萧石竹随口一问。

  “又要不急于答应,又要不答应,多少有点矛盾的。”眼含柔情的鬼母窝在萧石竹的怀里,轻声说到。

  “不矛盾。”萧石竹搂着她的香肩,继续直视着帐顶,给鬼母缓缓的解说道:“不急于答应是为了让长琴迷惑一下青丘狐王。一旦急于答应了下来,反而显得很假。只有这样有一个纠结的过程,才能显得真实。”。

  “那为什么最终又要答应呢?”鬼母明知故问到。

  她不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想让丈夫就此分散一点注意力,同时消消气。

  “也是迷惑一下青丘狐王啊。”萧石竹目不移动,继续不厌其烦的给妻子解说道:“青丘狐国急需一个内应在我们的内部,那就送一个给他咯。明着送去肯定不行的,容易让多疑的狐鬼们起疑。如果长琴能有一个思想斗争的过程,那他青丘狐王反而会深信不疑。往后对长琴送出去的任何一份假情报,都会不假思索的信了。我要让他得到的不是一枚棋子,而是一把能插入狐国心脏的尖刀。”。

  “我这么觉得......”鬼母微微皱眉一下后,嫣然一笑,道:“你这是要把青丘狐王卖了,还要他给你数钱啊。”。

  “哈哈哈,话说的没错,就是这样的打算。”萧石竹终于笑了起来,心情大好,之前胸中的怒气也荡然无存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幼崽招领处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金牌编剧(未来)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儿子你还要吗泰迪逆袭指南[重生]皇子难伺候(重生)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离婚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