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第一四一九章 乐上天

推荐阅读:、魔王他姐最强狂少[综韩]拥抱太阳之星可我并不想服侍你们超级母鳄冥婚之鬼使神差地狱名媛心尖宠贫僧不懂爱你从夜色而来外室女夜奔/男主和导演儿子二三事重生之NG人生我的末世基地车婚不由己
  作曲家回家发现电视开着父母却不在,仔细一听后跑上楼一看吓一跳,自己的那些陈年旧物都被翻了出来,好像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杨景行就像叛逆期少年一样责怪家长不该乱动自己东西,还原还原!父母当然不是没事找事,想的是怎么把这间客厅弄成像样一点的琴房,等下次接老师们例来玩的时候也让高雅情致有处安放。

  长辈的审美也在随时代进步,当初废了好大力气落成还不到十年的房子在他们自己看来已经是各种落伍。萧舒夏最最后悔的还是自己决策失误没把后边那栋小楼也买下来,一百多个平方人家当年只开口六十万,做个院子多雅致呀,现在是有钱也办不成了。还有杨景行出生成长到十岁的税务局老房子,当时卖给人家的时候才四万多块钱,听说后来又转手了两次,现在是一家进城务工人员租住着。

  说起来夏易臻和江文兰都在那老房里住了二十来年了,有没有打听一下房价呢?据杨程义的了解夏易臻不会干这种事,两口子都比较省但钱肯定是给夏雪备着的。萧舒夏自认为对夏雪的印象一直不错,既然杨景行已经给了鲁林他们彩头,如果夏家有需要也该给一个才是。刘家也一样,刘驰伟虽然烟抽着酒喝着车开着牌玩着生活挺潇洒但也知道让女儿多跟夏雪玩,刘苗也终于走了一条正路……总的来看这些朋友都是不错的,希望以后也多争气一些,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杨程义没过多嘲笑老婆突然的境界提升,他自己看了第二遍新闻后也有些新领会。首先可以确定前提,就是儡这个新闻播出内容的人肯定是有很高觉悟的,每条新闻应该都可以提炼出核心思想,比如今天的第一条……

  这一天下来父母也算是有定论了,这个新闻是一种宣传但也是肯定和鼓励,那么杨景行也要提高思想觉悟,人家为你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评一个“著名作曲家”其实也是冒风险的,所以往后就别《死去活来》了。但是呢,身为一个作曲家也千万不能高谈阔论外在表现,如果在学校开会的时候跟老师们大讲什么精神文明建设可就很丢人现眼了。

  名气肯定能带来便利,但是也会有麻烦……说着说着杨程义都认输,承认自己在九纯干工程的经验不能给著名作曲家多少实际建议,好在有些原则准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

  萧舒夏本来是有兴致听两首钢琴曲的,但是仔细一想左邻右舍都这么近,这么晚了还搞高雅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不打听吗?坏原则了,还是等明天吧。

  近十一点,杨景行终于能一个人坐下来好好处理这一天的积压问题了,主要是未接电话和未回复的信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何沛媛说的那种“不接别人也不会怪”的境界。不过也不是很麻烦,因为越熟悉亲近的老师同学朋友同事反而越冷淡甚至像是根本就没看到新闻,比如大部分钢琴艺术中心的同事和峨洋的管理层都不闻不问,最喜欢鼓励学生的龚晓玲吝啬得只发了两个字的短信叫“前行”,三零六那十位包括王蕊更是一点动静没有。

  分批群发了几条大同小异的短信再打几个尽量简短的电话后,杨景行就可以跟女朋友汇报工作了。

  何沛媛已经洗完澡,接电话的声音满是惬意:“哈喽!”

  杨景行也学会了:“哈个头,爸妈休息没?”

  今天晚上何家有客人,何伟东的一个老朋友,何沛媛叫龙叔叔的。龙叔叔二十年前是厂设备技术科二组何组长的手下兄弟,后来去跑业务还当起了老板,不过并不是所有老板都能风生水起。

  基本上每年的正月初几这个老龙都会带着老婆和礼物来何家拜访,早以前会吃饭喝酒,现在饭都不吃了就坐一坐聊一聊。何沛媛觉得长辈是念旧情但感情也不深了,所以被朋友问起女儿的工作生活情况后何伟东方雅丽都只简单说一下,害得何沛媛连新闻重播都没看。

  不过何沛媛在跟薛亦涵的电话里听到了新闻的最后几句话,那两口子今天可是好事多磨,谭东打电话没?

  何沛媛还帮忙解释一下,谭东受到热烈欢迎后一直在陪长辈聊天呢。何同学现在对旱鸭子家的情况已经是知根知底了,更对高原湖泊盐湖丹霞地貌雅丹地貌莫高窟这些去处产生了浓厚兴趣,但是要夏天才好,而且杨景行很不该跟谭东开口

  要带什么吃的,人家那么大老远多辛苦的,让薛亦涵多为难呀。

  对比杨景行的客套名利关系,何沛媛来往的基本都是真朋友聊的都是真感情。王蕊和老毕这个年过得挺开心,他们决定了先领证同居而不着急搞仪式,虽然是老毕的主意但也比较合王蕊的心意。就有一点让王蕊心里有点疙瘩,毕海洋说如果以后要分手就把房子留给王蕊但是要拿回他家出的首付款,怎么能还没开始就往那个方向计划呢?好在何沛媛已经尽量化解了王蕊的不愉快,老毕够好的了,还没同居就按月上交工资的男人可不多。

  杨景行想学先进,学校的公司的都交了。何沛媛才不干那入不敷出的苦差事呢,不过她也好心建议穷光蛋做个记录,各方面进的出的做到心中有数,以后再想大手大脚的时候就回味回味现在的日子。

  何沛媛还在思考一个问题,臭无赖给民族乐团、浦海爱乐的授权都是白给的,接下来给平京也准备只象征性收费不讨价还价,这样做究竟对不对好不好呢?你是有其他来源有海外收入,但是大部分人还是要从国内开始一步一步爬呀,你杨景行高风亮节大公无私了让其他人怎么办呢?

  何沛媛高瞻远瞩,你杨景行不能只顾着搞音乐,也要考虑到行业个各方面的健全健康发展。国外的经验充分证明了“作曲家委约制”是很好很成功的,国内要进步要追赶就要先把这个规矩给规范了。

  何沛媛听男朋友八卦过,纽爱能给委约组曲家一千美元一分钟的起底价,还愿意花更大价钱签下一些作曲家的首演权,虽然杨景行有了新作就要先给纽爱尝鲜,但是人家毕竟给钱大方呀。再说欧洲,何沛媛之前还觉得柏林爱乐联合几个乐团一起来买《杨二》的授权是一种跟名声不相符的小气行为,但回头仔细一想这的确是更成熟的机制,对作曲家而言五个乐团一起付八万欧元也要比只有一个团能出得起两三万好得多,双方都受惠。

  反观国内种种乱象,几乎全是暗箱操作,青年作曲家太难得到机会了,说不定还有人以为杨景行就是因为年轻没资历没关系才不敢要钱呢,不是更坏风气么?

  当然了,何沛媛也知道杨景行也不能刚一“著名”就狮子大开口,这姑娘的建议是就定个中等偏上价位吧,为了世界首演掏个三五万块几个团也不至于拿不出,这样的定价能给那些缺乏艺德的蛀虫敲响警钟,也给还需要成长的未来作曲家们留下了空间,又不至于让人说杨景行眼里只认钱。

  杨景行赞叹女朋友说得很有道理考虑得很全面很有前瞻性,但是仔细讨论梳理之后,两个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幼崽招领处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金牌编剧(未来)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儿子你还要吗泰迪逆袭指南[重生]皇子难伺候(重生)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离婚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