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天屠帝|第二百一十章 晚辈宋溢,无意冒犯!

推荐阅读:、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综]世界不打马赛克目标男主他儿子[快穿]小说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子昭传之体坛大佬繁花落尽君如故穿梭时空的商人献计又献身带上人鱼去航海我为皇帝写起居注的日日夜夜本尊不开心顾少枭宠首席秘书锁魂尔虞我嫁[综武侠]当男配变成龙[快穿]
  一根弥漫着苍茫气息的鱼竿,平静地耸立在老者的手中,犹如,那万年都不曾有变的一副图画。

  然而,在其的旁边,却是有着一个迷茫的少年,双目无神的看着老者,不明白,这位老者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垂钓。

  风云不断变化着,画面不停的转换,经历了无数次的春夏秋冬,可,二人就这样一直呆在这里,未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改变。

  终于,有一天,老者忽然转头看向少年,沙哑的问道:“这两年中,你可曾有看到了什么?”

  面对于老者的问话,少年轻轻地摇了摇头,因为,即便是他十分认真的观看,也不知道这位老者在干什么。

  同样的,观看着一幕的青年,也是有些不解,在他想来,这只是一场普通到在普通的垂钓而已,谁又能从中看出些什么东西。

  然而,那位老者却是伸出枯瘦的手指,随意的轻点了一下那平静湖面。

  蓦然之间,湖中出现了一幅幅不停跳动的画面,这幅画面在少年眼里很是琅怪,极为的想不通。

  可,让一只看着这一切的青年,心头大震,这一切都不是别的,正是他那些丢失的记忆,看着画面中的自己与整个世界为敌,身后还浮现着一个尸山血海所铸的王座,他沉默了。

  同时,他的脑海中,还浮现出一句话:吾,萧凡,这一世无法屠灭你,下一世,咱们走着瞧。

  “萧凡!”

  “我是萧凡!”

  “我想起来了,哈哈,一切都还没完!”

  站立在湖面正中央的青年,对着记忆中的老者点了点头,随后,抬手伸出修长的双手,撕裂空间,面色淡然的迈步走了进去。

  ……

  一处小院内,坐在凳子上的青年,抬眼看向远方,微微一笑。

  这位青年,正是许墨,他能感受到,自己第八世与自己的奇妙连续,在他想来,第八世现在没有一点事。

  而,一股脑海中响彻着那道话,他也是清楚的知晓,第八世去前往各地为自己寻找药草了,一时半会,难以与自己汇合。

  对于此,他也只是报以苦笑,抬手拿着旁边放着的一个小瓷壶,轻轻的抿了一口。

  “不错,非常的不错!”

  举目,望着面前在不断凝聚基层的女孩,许墨毫不吝啬的赞扬了一句,因为能堪堪在一个月半,达到筑基中期,与这位女孩的自身坚强意志,可远远离不开关系。

  经过这一个半月,许墨的自身伤势也是有所好转,最起码,可以施展金丹初期的全力一击。

  然,就在许墨以为,这一切都是极其平淡。

  此时,他却是能感受到从西方天边处,席卷而来的强大威压,其实力,具体的推测,绝不亚于刚晋级元婴的级别。

  正在入定修炼中的女孩,也是苦着一张小脸,咬着伶牙说道:“师尊,这是什么,我怎么感觉好难受啊!”

  “这是金丹大圆满的威压,快,停止修炼,不然会遭到反噬。”

  先是对着女孩说了一声之后,许墨从椅子上,严阵以待的站起身子,警惕地看着远方,那在不断接近的小黑点。

  “咦,这里竟然有灵气波动,看来此地必然有宝物诞生。”

  一道桀骜不驯的声音,跨越层层空间,响彻与许墨和小女孩的脑海之中。

  闻言,小女孩连忙跑到许墨的身后,探出一张小脸,十分紧张地望着远方的天边,她不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说的话,意思那些到底是什么。

  面对如此强大的未知存在,许墨翻手拍了拍小女孩,低声严肃的说道:“在这里等我!”

  而后,胎脚向着天空之中迈出一步,背负双手,静静地等待着那道身影的临近,心神却是沉浸于逆界珠内。

  一处浑浊之气,于造化之气纠葛的空间之内。

  望着面前几个虚幻的灵魂体,许墨无奈的问道:“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呢?”

  未来的小灰,率先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抱着毛茸茸的双脸,迅速的说道:“还能怎么办,跑哇!”

  旁边的未来许墨,却是微微皱眉,跨出一步,并一脚将未来小灰踹开,挥手说道:“去,就知道跑,他可以用元婴大圆满的威压,去稍稍震慑一下。”

  “震慑幅度不大!”

  未来的胡磊灵魂体,也是睁开双眼,抬手紧握着拳头说道:“直接释放自身意境,让他,吓破胆岂不更好?”

  面对这几位,完全不嫌事大的未来伙伴,许墨默默的退出了这里,因为他们几个,根本就是没有一个靠谱的。

  刚退出后,就见到,一位健壮的中年男子,盯着自己一顿猛看。

  许久,那位中年男子,抬手指着下方,满脸疑惑的对着许墨问道:“道友,莫非你也是为了此地的宝物?”

  为何会有这种动作,刚才,那位中年男子能感受到,许墨身上也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婴气,就认为对方是和自己同级别的对手,所以要去慎重对待。

  “道友?”

  翻眼看了一眼中年男子,许墨轻轻地摇头,甩手沉闷的说道:“你不配,因为,这里是我的修炼洞府。”

  “是么?”

  那位中年男子闻言,先是抬手疑惑的指着自己,而后,双手猛地一拍,一柄散发着元婴中期威压的长剑浮现于手中。

  用着长剑毫不在意的挑了挑指甲,轻蔑的看着许墨,呲声一笑。

  一抬头,却是看到他还是不为所动,中年男子怒了,高声说道:“你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刚晋级元婴,而,我手中的,则是元婴中期所静心炼制的法宝,你确定能扛的过?”

  “哦-”

  双目之中红色电流闪烁,许墨抬手一挥,周围十个意境光团浮现而出,眼中的红色电流也是汹涌而出。

  在那位中年男子的疑惑眼神下,十个意境光团,骤然融合在了一起,其中交织着红色电流,一把剑的雏形逐渐的形成。

  随着形成,许墨自身的半步化神气息,汹涌而出,周围空间亦是在一寸寸的崩裂。

  “这是!”

  那位中年男子,心神也是在这一时间崩塌了,双腿打着摆子,苦涩的说道:“前…前辈,晚辈宋溢,无意冒犯,还望海涵!”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幼崽招领处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金牌编剧(未来)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儿子你还要吗泰迪逆袭指南[重生]皇子难伺候(重生)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离婚想得美